战火中的伏龙芝军事学院:苏联“红军大脑”是怎样炼成的?
发布时间:2020-09-05 23 来源: 互联网

  • 最新
  • 精选
  • 区块链
  • 汽车
  • 创意科技
  • 媒体达人
  • 电影音乐
  • 娱乐休闲
  • 生活旅行
  • 学习工具
  • 历史读书
  • 金融理财
  • 美食菜谱

战火中的伏龙芝军事学院:苏联“红军大脑”是怎样炼成的?

国家人文历史 国家人文历史 2020-09-02



本 文 约 5800 字
阅 读 需 要 15 min

伏龙芝军事学院创建于1918年12月,是苏俄在十月革命后第一所系统培养高级军事指挥员和军事理论人才的重要高等军事学府。学院位于莫斯科市中心祖波夫斯基街附近,距著名的红场大约2公里。

1917年,彼得格勒,苏俄内战时期的红军。十月革命后,红色政权面临着白俄反动力量的反扑和外国军事力量的干涉。当时红军的大部分指战员都是未受过军事训练的革命者。为了改变这种状况,最高统帅部决定成立自己的革命军校

这是一个没有围墙、大院的学府。学院主楼始建于1932年、建成于1937年,是苏联军政高层专门为伏龙芝军事学院设计建造的。主楼正面底部有一个1米多高的大台阶,台阶上是5米多高的花岗岩墙面,墙面上镌刻着俄文红字:“我们不要别人的一寸领土,但也绝不允许别人侵占我们的一厘领土。”

自组建以来,学院为苏联培养了数以万计的高级军事指挥人才:苏联国内战争时期的传奇英雄夏伯阳、切韦列夫,国防部长朱可夫元帅以及马利诺夫斯基元帅、亚佐夫大将、埃及总统穆巴拉克等等。

作为著名将帅的摇篮,伏龙芝军事学院与美国的西点军校、英国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法国圣西尔军校并称世界四大军事院校。不过,与这些建于19世纪初期的著名军校相比,伏龙芝军事学院相对比较年轻。

伏龙芝军事学院第一任学院院长克利莫维奇说:“旧军事学院没留下任何有价值的痕迹,可以说,新学院是从零开始。所有财物、教科书、丰富的藏书、一大批教授、教员和行政人员都落在我们的敌人手里。除几名教授和两三个学员外,革命前设备完好的总参谋部学院丝毫没有留给苏维埃俄国。”


伏龙芝时代



1924年4月19日,39岁的苏联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和工农红军总参谋长伏龙芝被任命为军事学院院长。伏龙芝是列宁的得力助手,是苏联红军初创时期的重要统帅,也是自学成才的军事理论家。他曾两次被判处绞刑,在监狱和流放地度过了青年时光。当新生的苏维埃政权面临着国内外势力的联合反扑时,他率领红军南征北战,把敌人打得落荒而逃,缔造了一个个堪称奇迹的辉煌战绩。他担任过军长、方面军司令员,指挥过布古鲁斯兰、乌法等重要战役,率部解放乌克兰克里米亚半岛的作战行动,被列宁赞誉为“红军史上最光辉的一页”。

伏龙芝,1920年摄。1924—1925 年出任工农红军军事学院院长


伏龙芝走马上任后,首先明确了学院培训目标:学员不仅要掌握军事技能,还要不断提高自己的思想理论水平。为提升教育的针对性和质量水平,伏龙芝加强了学院教学的基本单元教研室建设。他树立教研室在学院中的崇高地位,选拔出一大批有丰富战斗经验的指挥员和军事首长担任教研室主任,以促使教学和科研工作取得显著成效。根据当时的形势任务,伏龙芝还增设相关教研室,并重新调整了所有学习科目的教学安排和教学内容。1924年成立了“战役教研室”,专门研究和讲授战役学。“战略-战役-战术”的新公式取代了20世纪20年代初占统治地位的“战略-战术”公式,促进了军界对所有战役准备和战役实施问题进行更加深入的研究。毕业于高级进修班的苏联元帅朱可夫回忆:“在高级干部进修班里,学员们深入地研究了一系列极为重要的战役战术题目和专题,熟悉了红军部队的新式技术装备和武器。”

1925年,在伏龙芝领导下,新成立起来的战役教研室集体撰写了《战役实施、统帅和野战指挥工作》一书。在研究军事理论时,伏龙芝倡导经验的传承。一方面,他主张继承旧军事专家的经验,对新、老教员的经验融合给予了极大的关注。他坚决反对某些学员对教员和旧军事专家的偏见。另一方面,他非常重视对苏俄国内战争经验的总结。伏龙芝认为,国内战争经验“应得到最全面而详细的研究,因为我们的斗争方式符合特定的历史条件……”学院扩大了国内战争经验研究计划,广泛展开了国内战争经验的研究工作。

然而,就在伏龙芝再次大展拳脚之时,却患上了严重的胃溃疡。1925年8月17日,他在军事学院一个毕业班上做报告后,便被安排至外地疗养,但病情并未好转。10月28日,他转院至索尔达金科夫医院,次日作了腹腔手术。术前,医生为伏龙芝注入麻醉剂,但麻醉效果并不明显,于是医生就加大了剂量,这才让他入睡。但伏龙芝却因为麻醉剂中毒陷入了昏迷,即使注入强心剂也未能奏效。在死亡线上挣扎30多个小时后,于10月31日凌晨去世,年仅40岁。

伏龙芝葬礼


11月3日,在红场追悼大会之后,伏龙芝被安葬于克里姆林宫墙下,与他一生追随的列宁安葬在了一起。这也是对他戎马一生的最高褒奖。在哀悼的日子里,学院全体人员请求苏联革命军事委员会批准以伏龙芝的名字命名学院。1925年11月5日,即十月革命8周年的前夕,苏联革命军事委员会发布命令,决定以伏龙芝的名字来命名这所学院,改名为工农红军伏龙芝军事学院。
 

名校锻造之路



1941年6月22日,德国发动了对苏联的大规模武装进攻。自卫国战争爆发的第一天起, 伏龙芝军事学院就战斗在最前线。学院通过缩短培训时间、调整教学内容等方式输送大批军官,不仅有效保障了卫国战争的胜利,同时也积累了丰富的办学经验。

战争开始几天之后,学院按照国防人民委员部的计划,制定了新的教学大纲。大纲规定“三年级的学习任务,伏龙芝军事学院要用一个月的时间完成,二年级的学习任务用三个月时间完成,一年级学员的训练时间规定为一年。”不久,又决定将一年级学员训练时间由一年缩短为八个月。这种战时速成式培训班,促使学院在战争初期的四个月内,向前线输送了2792名军官(不光是学员,还包括部分教员)。在卫国战争爆发后的两年半时间内,从学院直接送去前线的将军和其他军官学员约6000名以上。

1943年初,红军取得斯大林格勒战役的胜利,苏德战场发生根本性转变。同年12月,学院迎来了建院25周年。为表彰学院在培养红军军事人才方面所取得的优异成绩,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发布命令,授予学院214名将军、军官和职工苏联勋章及奖章。到1945年反法西斯战争结束之时,10个一线作战方面军司令员中有9人毕业于伏龙芝军事学院及其所属的高级军官培训班,而在整个二次大战期间共有24人担任过方面军司令员、13人担任过方面军参谋长、83人担任过集团军军长。1945年2月21日,就在卫国战争即将取得最后胜利的时候,苏共中央和苏联政府又授予学院一级苏沃洛夫勋章,学院改称为“荣获列宁勋章和一级苏沃洛夫勋章的伏龙芝红旗军事学院”。可以说,卫国战争是奠定其世界四大军事名校历史地位的重要时期。

据统计,二战后不久,即1945-1946年间,伏龙芝军事学院90%的学员都具有校官军衔。大部分学员都担任过团长和团参谋长、营长以及师、军、集团军、方面军参谋。1946-1953年间,约有280多名“苏联英雄”先后在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这些身经百战的学员,经过学院的军事理论学习,不仅为苏军的建设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同时也有效促进了学院军事教育的发展。

朱可夫(中)和科涅夫(右)在研判战场形势。两位苏联元帅均毕业于伏龙芝军事学院


苏联解体后,学院被改名为俄罗斯伏龙芝军事学院。1998年11月1日,该院与马利诺夫装甲兵学院和沙波什尼科夫第一高级军官进修学校合并为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合成军队学院。

2006年,根据俄罗斯联邦政府第473号命令,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诸兵种合成学院兼并了军事工程学院(2006年10月1日起,该学院被分解,部分并入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诸兵种合成学院)。2008年12月24日,根据俄罗斯联邦政府第1951号命令,在诸兵种合成学院的基础上,合并苏联元帅罗格斯索夫斯基远东高等军事指挥学校、喀山高等军事指挥学校、莫斯科高等军事指挥学校等十余所,建立“陆军军事教学科研中心”,也称为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诸兵种合成学院。尽管伏龙芝军事学院因为改组变换了名称,但俄罗斯人和中国人依然常常称之为伏龙芝军事学院,作为90年代第一批学员,军事科学院研究员郝智慧1999年6月毕业颁发的毕业证书还是“伏龙芝军事学院”。而在2016年9月,学院主楼正门的院名牌匾再次出现了“伏龙芝”字样,即“俄罗斯武装力量伏龙芝合成军队学院”,简称伏龙芝合成学院。学院名称的回归,使如今的毕业生可以名正言顺地传承伏龙芝的精神、荣誉和情感。
 

战争经验是教学的基础



伏龙芝军事学院的学员曾说过:“我们的学校是伴随苏联的成长而成长的,学校的童年生活就是苏俄的内战史。”学院历经战火的洗礼,培养和吸纳了很多战争经验丰富的军官和教员,逐步形成了“战争经验是教学的基础”的教学宗旨。在教学中,学校大力总结和推广战争经验,并根据战争进展和国情的变化,及时调整教学重点,使之成为“红军战斗经验的贮存库”。

二战开始时,红军不知如何组织实施防御作战,特别是在保卫大城市上,红军从来没有学过这类技巧,他们掌握的只是如何去进攻,并把战争引向别国的领土。但战争是按照德国总参谋部的计划而不是苏联的计划开始的。灾难接踵而至,保卫明斯克的努力只坚持了三天,保卫基辅只坚持了二天,所有人对如何去更好地组织防御都束手无策。

1941年,伏龙芝军事学院校园。学院历经战火的洗礼,培养和吸纳了很多战争经验丰富的军官和教员,逐步形成了“战争经验是教学的基础”的教学宗旨


基辅是9月底陷落的,到10月古德里安的军队已接近莫斯科。此时,突然出现了令人十分惊异的事情,苏联的防御变得无法突破了,尤其是在莫斯科、图拉和特维尔的防御。在战争进程中,德国的军事机器第一次停顿下来。当时认为是寒冷的天气对这种形势的转变起了很大作用。但10月的天气并不寒冷,发生转变的原因是苏军通过战争学到了防御战的方法。1942年打响的斯大林格勒战役成为城市保卫战的典型,防御战的方法被证实是有效的。

苏德战争爆发后,在一次有共产国际成员参加的中国留苏人员军事问题研讨会上,正在伏龙芝军事学院留学的刘亚楼根据自己的分析,在德军向莫斯科进军路线的判断上提出了与斯大林不同的意见。对于德军进攻莫斯科的路线,斯大林认为,希特勒必定沿着乌克兰和顿涅茨河流域东进。这条路线正是1812年6月拿破仑远征莫斯科的路线。斯大林判断,德国进攻苏联的目的是占领经济作物地区,掠夺乌克兰的粮食和顿涅茨克的煤、高加索的石油。“没有这些最重要的资源,德国法西斯就不可能进行长期的大规模战争。”

刘亚楼。1939年1月进入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并参加过苏联卫国战争


刘亚楼的判断依据则不同,他查阅了拿破仑进攻莫斯科的背景和条件,将拿破仑时代的军事战争形态和二战时希特勒军队的战争形态进行了对比,认为乌克兰、顿涅茨河流域一带农田、水网遍布,土质松软,当年以骑兵为主的拿破仑远征军选择这条路线,不仅隐蔽,而且可以较好地解决马匹所需粮草问题。但今天,以机械化为主的德国军队再选择这条路线不但不是最理想的,而且是最糟糕的了。经反复研究,刘亚楼认为从白俄罗斯至莫斯科距离最短,且沿途土质坚硬,这条路线应该最适合希特勒的机械化部队的闪电战进攻。刘亚楼的这一判断与林彪的认识一致。事实证明,林彪、刘亚楼的分析得到了验证。遗憾的是,当时林彪、刘亚楼的意见只能是中国留学生的学术研讨而已。由于斯大林在苏军中的崇高威望,在苏军统帅机关里无人怀疑过斯大林的判断。

1942年夏天开始的斯大林格勒会战,是苏德战争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转折点。刘亚楼参加了这次残酷的交战,他的苏联名字叫撒莎,少校军衔。在斯大林格勒战役进入关键时期,刘亚楼向苏军指挥部建议:德军未达战争目的,他们没有过冬准备,冻死冻伤不少,战斗力正日渐减弱,为利用冬季大规模聚歼德军装甲机械化部队,苏军的运输方式应别于德国,所以必须发挥适应严寒作战、具有快速机动作战能力的各兵种优势。首先出动战机掌握制空权,打击德军空中力量,掩护轰炸机扫平地面进攻的障碍,而后以装甲部队为先导,以西伯利亚骑兵和高加索滑雪部队快速跟进,实施陆、空协同作战。他的建议引起苏军最高统帅部的关注。接下来的几次战斗,证明了这种战法的切实可行。苏军高层也对他刮目相看,多次动员其加入苏联国籍,但均被刘亚楼谢绝了。

“考试如过节”


 
在伏龙芝军事学院,对学员的考核无处不在,这些考核不仅组织缜密规范,而且方式方法也多种多样。但让曾经在这里学习过的郝智慧感到新奇的是,学院处处给学员灌输“考试如过节”的观念:“在我的意识里,考试就是考试,分分小命根,考试如闯关,考场如战场,怎么会有过节的气氛和过节的感受!”系主任告诉他:无论从教的角度还是从学的角度来说,考试都意味着一个学习阶段的结束。这是学员收获的节日,考试结束后要与教员共同庆贺一下。

科目多、内容广、要求高、时间紧、压力大,是他们考试期间的主要感受。毕业前的18门课程考试和战役战术专业国家考试,内容涉及战役战术、合成指挥、部队管理、演习训练、诸军兵种的作战使用与指挥、各种保障等;形式包括座谈、答疑、图上作业、解读决心图、在黑板或草纸上标出示意图、技术装备操作等;一个星期要考2-3门课,准备时间仓促,有的复习题根本来不及整理标准答案;教员在考试中经常对学员进行综合性全方位考查,提问、追问不断,考题内容之外的相关问题也问,常常是问到学员回答不上来为止。

伏龙芝军事学院内正在研究地质学的军官,1945 年摄。教学中,学校大力总结和推广战争经验,并根据战争进展和国情的变化,及时调整教学重点,成为“红军战斗经验贮存库”


从1950年11月开始,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颁布命令,为在高等军事院校全部以优异成绩完成学业的学员授予“优秀学员”荣誉称号,并颁发金牌以资奖励。这就是人们津津乐道的“金牌学员”。“金牌学员”的评选标准近乎苛刻:所有课程考试、带分考查都必须是5分(优秀),毕业考试、国家考试及毕业论文答辩也必须5分。

与普通毕业学生蓝色封皮的毕业证不同,“金牌学员”的毕业证书封皮是红色的。为保证金牌的质量,最高苏维埃主席团还专门发布命令,就金牌的质地、规格、颜色、图案做出明确规定。解体后的俄罗斯经济滑坡,军费锐减,无力打造“真金白银”的纯金牌,金牌变成镀金的“金牌”。虽然金牌的含金量大打折扣,但金牌学员的标准却从未降低。也许是作为一种补偿,俄罗斯总统或国防部长会在每年的6月底定期接见并宴请金牌学员,以示金牌的分量。

参考资料:

【苏】别利斯基等著,王英杰、赵世民译《伏龙芝军事学院》

世界著名军事院校系列编写组编著《俄罗斯伏龙芝军事学院 通向将帅之路的桥梁》

郝智慧《我在伏龙芝学军事》

钟兆云《开国将领丛书:首任空军司令刘亚楼》

叶帆《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末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对中共高级军事干部的培养》

朱文彬《金牌学员是如何“炼”成的》)


*本文系“国家人文历史”独家稿件,欢迎读者转发朋友圈。





“果粒历史”限时特惠




足不出户畅读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
长按下方图片识别二维码
享89元/年会员续费
168元/年新会员优购
把历史私教装进口袋里



在看”的永远18岁~

    前往看一看

    看一看入口已关闭

    在“设置”-“通用”-“发现页管理”打开“看一看”入口

    我知道了

    已发送

    发送到看一看

    发送中

    微信扫一扫
    使用小程序

    取消 允许

    取消 允许

    微信版本过低

    当前微信版本不支持该功能,请升级至最新版本。

    我知道了 前往更新

    确定删除回复吗?

    取消 删除

      知道了

      长按识别前往小程序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微信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Twitter豆瓣百度贴吧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国家人文历史 微信二维码

      国家人文历史 微信二维码

      国家人文历史 最新文章

      战火中的伏龙芝军事学院:苏联“红军大脑”是怎样炼成的?  2020-09-02

      在这中元之夜,让我们聊聊所谓的“鬼节”  2020-09-02

      75年前的受降仪式上,亲眼见证的中国人都有谁?  2020-09-02

      故宫600年大展,这次,他们把力气都使在了一个人身上  2020-09-02

      如果拆开太和殿,我们会看到什么?  2020-09-01

      当AI技术成为“时光机”:原来朱元璋长这样?  2020-09-01

      雁门关、五台山在山西哪座城市?请3秒内回答  2020-09-01

      曾压制罗马的萨珊波斯,因谁而由盛转衰?  2020-09-01

      印度与孟加拉国互有飞地近200块,当地居民都经历了什么?  2020-08-31

      献礼建党100周年 | 百集纪录微电影《初心》正式启动  2020-08-31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function(){ var src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 ? "http://js.passport.qihucdn.com/11.0.1.js?ba34c9f41d18b62312e960833b3cb4ae":"https://jspassport.ssl.qhimg.com/11.0.1.js?ba34c9f41d18b62312e960833b3cb4ae"; document.write(''); })();

      Copyright © 2012-2020  edu.yrij.cn 版权所有   
      声明:本站部分资源内容为站内原创著作,也有部分基于互联网公开分享整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我们会尽快处理,谢谢!